http://news.dance365.com/20170406/113573.html

【高清图集】对话香港话剧团音乐剧《顶头锤》编舞杨云涛:踏踏实实创作 用中国元素讲好世界语言

音乐剧《顶头锤》剧照

  作为香港特别行政区成立二十周年的庆祝活动之一,由香港话剧团出品、以足球为题材的音乐剧《顶头锤》7日起在北京天桥艺术中心连续上演三场。

  《顶头锤》以香港著名足球运动员李惠堂组队参赛为背景,讲述了来自大坑老围小渔村的八名香港球员,怀着梦想与热忱冲出香港,以一身球技闯出一片新天地的故事。香港话剧团艺术总监陈敢权说:“它表面上是一部历史音乐剧,在精神上却是一个现代的故事,它传递的是香港精神和情怀。”

  《顶头锤》由香港话剧团艺术总监陈敢权任编剧/导演,由电影《如果·爱》金牌组合高世章作曲、岑伟宗作词。此次在北京首度公演,联同香港舞蹈团联合制作,并配以现场乐队伴奏,为观众带来视听享受。

  《顶头锤》剧场联排之余,香港舞蹈团艺术总监,本剧编舞杨云涛老师接受了中舞网记者的采访,为我们讲述《顶头锤》戏里戏外的故事。

音乐剧《顶头锤》剧照

  记者:盘球、传球、控球、停球、踢球、射球、勾挑、顶撞、抢夺和顶头锤等足球基本动作,要将它们转化成舞台语言,诗意的展示,绝对是高难度的挑战。需要编创者极强的想象力和创意,演员表演/体能、耐力等缺一不可。编创及排练经历了一个怎样的过程?

  杨云涛:参与这部音乐剧《顶头锤》对我来说是一个学习的过程。怎样能呈现身体运动和竞技中的张力,或是比真实更丰富的视觉想像,加上以音乐剧的舞台语言为核心,要将身体律动线条推展到如诗如画般的想像空间,确实是充满着探索的可能。

  音乐剧的音乐/戏剧/舞蹈,三者互相配合,不是相互抢位置。首先唱功(音乐)是第一位的,香港话剧团表演是非常专业的,在肢体上应该如何让演员更好的展现角色,而不是给他们造成负责,阻碍他们表演。我所要做的就是帮助出色的演员解决形体问题,表演(性格/人物状态/情绪表达)更加有力量/更加到位。

  舞蹈本来就是肢体,不是具像的。虽然故事是讲述球员,但是更重要的是足球之外的信息,理想/人生追求。刚开始踢球部分的展示很滑稽,所以将之做了卡通化的处理,跟角色一样,到最后,成长为优秀的球员,球场比赛,反而是意境想象化的动作。

顶头锤剧照2.png

音乐剧《顶头锤》剧照

  记者:您平时踢球吗?在创作中是否有到球场体验?

  杨云涛:男孩子一般对足球都有感觉有兴趣。我平时会看一些球赛,不能算专业球迷,谈不上研究,但还是比较喜欢。有球滚过来,还是会有一些肢体动作,会有感觉,不是一点不会。

  在创作过程中确实有到球场跟球会的专业球员学习,体验模仿,踢球的感觉状态。

音乐剧《顶头锤》剧照

  记者:您是第一次跟陈敢权老师合作?怎么评价陈老师的工作方式及团队中其他主创的工作方式?

  杨云涛:陈老师是香港话剧界的前辈,编剧导演多年。他非常信任我,给到编舞很大发挥的空间,合作的过程很愉快。在音乐剧里,我是带着学习的心态参与进来的。创作中,陈老师并不是让我编几个动作填进去,而是主创团队形成比较综合的意见一起讨论,这个音乐这个画面氛围怎么样,如何走位等。

  《顶头锤》作曲是香港音乐才子高世章,他创作音乐画面感很丰满。有调度,音乐很有层次。我们沟通比较多。他写音乐的时候也是整体考虑,不是写完曲子就没事了。

  原来做编导的时候太缺少这种沟通的机会,就是自己关起屋子来想来编就好,很个体的创作。对待另外的一种表演形式不能只按照一个模式,做决定之前多听听别的工种是怎么想的。音乐剧里舞蹈是可大可小的部分,三大元素相互配合,在创作者就要适时引领一下,适时推一下。

  作词岑伟宗有一段短短的三分钟的音乐(文字歌词),我没有留意到音乐重点表现时光流逝。后来意识到这点很重要,用舞台调度表现时光穿梭的感觉。舞台剧的魅力就在于此。虽然没有唱没有说有多痛苦,但观众能深切体会到这才是真正的表达。

音乐剧《顶头锤》剧照

  记者:主创团队沟通想法比较多,创作的过程中考虑观众吗?

  杨云涛:观众应该会很喜欢《顶头锤》。我看了那么多次联排,越看越看出些东西来,刚开始是从一个创作者的角度,看不到某些东西,很安静的单纯的作为一个观众,又看到一些东西,还是很感动很有意思。

  音乐剧是非常容易接受的表演形式。不需要任何的资料收集,就可以观看。所谓的个人的主动的你才会走进去看一段舞蹈表演或者音乐会,举一个粗俗的比喻,你从大街上拉一个人静下来都知道音乐剧演出内容是什么,这证实音乐剧易于接受。

  《顶头锤》其实是用音乐剧这样一种形式包装着一个很严肃的命题。这个剧通过踢球,传达的人与人之间,面对逆境,不顺(大环境)。你怎么去不放弃怎么争取。套用在当下,我们总觉得我们生活的环境不尽如人意,总感觉环境时不与我。虽然它不是在讲我们这个年代,30年代动乱的一个年代,我觉得无论生活在任何时代,人与人需要相互心心相照,相互鼓励。踢球讲的就是团结精神,没有谁比谁更重要,关键是大家一起冲着一个目标,明明知道不一定赢,还是要全力以赴,不会因为自己弱小而放弃。这部作品信息传达的非常好,按照内地的话讲就是正能量。

音乐剧《顶头锤》剧照

  记者:很多人说国内音乐剧市场并不景气,但总有一部分人懂得创作人、懂得演员、懂得每一部音乐剧所想表达的东西,创作者是在观众中寻找“知己”?

  杨云涛:我经常跟演员讲,编创者就在说自己,看套在什么年代什么故事,表达的一个感受表达自己。音乐剧最容易找到,舞蹈才是整场观众有一两个知音就好。我们一直在说创作是为了什么,为了观众,观众都没有搞清楚,为的了一个,能为的了全部吗?本来我们每个人就不一样,只能认认真真老老实实,诚诚实实的表达自己,不要想着讨好所有人,你一讨好,你就没有了,你就变成一个很虚的东西,没有人喜欢你。你老实了,会有一半人不喜欢你,会有一半留意到你。真诚是很重要的东西,真诚未必是一个很高的高度,觉得很小学生,我觉得这个不重要。至少真实,不会有人说你什么。好过虚伪的扮一些高深的东西,岂不是更糟糕。音乐剧最不用担心什么,他通过音乐演戏台词已经很通俗易懂,闭上眼睛听到很优美的旋律,观众走进剧场可以把享受作为第一位。

音乐剧《顶头锤》剧照

  记者:作为编舞,您会不会在意观众的感受?

  杨云涛:如果不在意干嘛拿来表演。当然这种在意,要悲观一点,不能太乐观,因为这是自己的创作,不能人人跟自己理解一样。先设定没有一个人理解你,然后有一个,你就赚到了,有两个你就更赚了。舞蹈就更小众一点,更曲折一点。就像游戏一样,音乐剧是一个容易玩比较上手的游戏。舞蹈就是比较难一点,难不代表没有人玩,玩起来,不得了。舞蹈就是这样,没人会玩就没有存在的意义。

  作为编创者自己要很老实,人就是太聪明,反而要老实一点。在艺术形式上,知道某个形式能表达你想表达的那个东西,不存在哪个高于哪个。我以前会有划分,表演艺术有高雅和通俗。但是现在觉得通俗的东西,包含某些沉重的内容,主要是看创作者习惯什么样的表现模式。

  记者:《顶头锤》从08年首演到即将在北京上演的17年版,不断升级,舞蹈部分是否也是经历多次调整?

  杨云涛:在编舞上也是有多次修改。剧中有几首音乐改变,相应的舞蹈就要做调整。参演演员会有所调换,所以会根据演员的体能/技巧等情况来定。

音乐剧《顶头锤》剧照

  香港话剧团金牌音乐剧《顶头锤》

  演出时间:

  2017年4月7日19:30

  2017年4月8日19:30

  2017年4月9日14:30,19:30

  演出场馆:天桥艺术中心中剧场

  演出票价:471/371/271/171/71

  套票优惠:371*2=630;271*2=480

  演出时长: 165分钟(设中场休息)

  演出类型:音乐剧

  购票电话:400-635-3355

  购票链接:http://www.tartscenter.com/item/1285.html

加载更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