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ttp://news.dance365.com/20180110/12542376.html

皮埃尔·拉考特:芭蕾前辈的作品,就交给我来复原吧!

皮埃尔·拉考特是法国的舞蹈家、教育家和编舞大师。我们看到的很多著名芭蕾舞剧,比如《仙女》、《帕基塔》,以及我们这几周所讲述的《法老的女儿》、《强盗的女儿》,都是他根据前人的资料整理复原的。


undefined


皮埃尔·拉考特曾受训于巴黎歌剧院舞蹈学校,1946年毕业后,他进入了歌剧院的芭蕾舞团,并于1951年被任命为首席舞蹈演员。1956年他成立了自己的剧团,并编创了几部自己的作品。但很可惜,这些作品并没有那么大的知名度。

 

1968年,他在写一本关于浪漫芭蕾的书时,发现了一些菲莉普·塔里奥尼写的1832年版本的《仙女》的资料。于是在此基础上,他开始为巴黎歌剧院重新编排《仙女》。


重排可不等于重来,还是要尽可能地还原当年大师们的想法。想想半部《红楼梦》让红学家们吵成什么样就知道,要让周围人心服口服,认同你的作品可以顶替大师的作品,着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。皮埃尔自己也说:“你必须尊重前辈的工作,保持原有的气氛。最重要的是,那个时期的风格不能丢失。”


不过,这没难倒皮埃尔。他从小就是个爱泡博物馆图书馆的孩子。12岁时,他几乎把所有的业余时间都花在了旧档案上。而且作为一个舞者,大师的情商还是极高的。他成功忽悠了博物馆馆长,拿到了所有没人要的旧档案。对他而言,档案上面的灰越多,就越珍贵。


对于《仙女》的复排,皮埃尔这样说:“许多文件已经被存放在卢浮宫,这只是时间,耐心和决心的问题。”1972年,他成功地让《仙女》重现在舞台上,并获得了法国官方的认可。



之后,皮埃尔又复排了大量19世纪的芭蕾作品。当然,皮埃尔的运气没有好到翻翻故纸堆就能翻出当年的芭蕾教学视频,何况当年也没有教学视频。他需要根据有限的资料推断很多东西,很多时候也得请教老师。


比如复排彼季帕的作品《帕基塔》时,皮埃尔就得向他的老师,俄罗斯芭蕾演员Lubov Egorova求救了。Lubov Egorova当年可是亲自接受彼季帕指导,主演帕基塔的~也难为老太太,九十三岁了还有精神头跟晚辈回忆当年。她和另外一位老师一起帮助皮埃尔把握了《帕基塔》的风格。


皮埃尔的复排之路并非一帆风顺。2000年,他应莫斯科大剧院的邀请复排《法老的女儿》时,原始曲谱手稿的持有者马林斯基剧院却以资料年久易损为由,拒绝了他的借用要求。因此,皮埃尔不得不广泛收集更多细碎散乱的资料,以期能拼凑出Pugni的曲谱。


编舞部分也没好到哪儿去。虽然皮埃尔在哈佛大学找到了1898年已经年老力衰的彼季帕编排《法老的女儿》的舞蹈记录,但这份记录并没有太多细节,错误倒是不少。特别是群舞段落,记录简直少得可怜,一些片段甚至和音乐对不上号。凭借着仅有的这一点点资料和学舞时的记忆,他好不容易才恢复了部分舞蹈段落。


没资料怎么办?总不能不干啊!要说大师就是大师,皮埃尔决定自己重新编排《法老的女儿》,有原作用原作,没原作写新作!新编的效果上周你们也见识到了,华丽而浪漫,照样受到观众们的热烈欢迎。



说起来皮埃尔·拉考特和中国也颇有渊源。皮埃尔的妻子生在北京,长在上海。皮埃尔的岳母在上海生活了27年,岳父回法国后还教过中文。他们是在抗战时返回法国的。皮埃尔的妻子2010年专程来中国探望自己的出生地,并找到当年住过的地方。


2002年,皮埃尔来到上海,帮助上海芭蕾舞团编排《葛蓓莉亚》。“老先生可严格了,不论是主要演员还是群众演员,每个动作都不会放过。”曾经接受过皮埃尔指导的上海芭蕾舞团演员季萍萍发这样感慨。


2011年,皮埃尔又应广州芭蕾舞团的邀请来到中国,帮助他们排练《仙女》,并赋予这部舞剧纯正的“法国古典血统”。

 

明天龚sir将给大家介绍皮埃尔复排的另外一部舞剧《强盗的女儿》。它最早是法国作曲家奥柏创作的喜歌剧《强盗的女儿》,1857年被法国舞蹈家约瑟夫·马齐耶改编为芭蕾舞剧。大家不要错过哦~

更多精彩推荐:
星光灿烂,大咖云集,舞蹈产业年度盛典晚会火热上演!

中央民族大学舞蹈学院的晚功视频,帅炸了!
韩红深情演绎芳华片尾曲《绒花》,女主苗苗伴舞直击心灵!
【舞蹈小课堂】 快速解决横叉、竖叉的训练方法


加载更多

咨询热线

400-808-1758